国外疫情变化关联国际秩序不逆之变

光明网评论员

来源:光明网2020年04月07日09:41

今天(4月6日)早晨的最新消息显示,除中国以外的全球感染新冠病毒的确诊人数已达到1187888人,因此病死亡人数已达66045人;其中美国确诊人数达336085人、死亡9602人,西班牙确诊人数131646人、死亡12641人,意大利确诊人数128948人、死亡15887人,德国确诊人数100123人、死亡1584人,法国确诊人数92839人、死亡8078人,英国确诊人数47806人、死亡4934人。由此可见,疫情严重的欧美6国,确诊人数占全球已确诊人数70%多,死亡人数占比接近80%。

从上述疫情比较严重、以及其他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国家,包括亚洲的日韩等国家的情况看,所有这些国家大都是开放度比较高的国家,其特点是与其他国家经济联系紧密,人员往来频繁,旅游资源丰富,同时也是在世界经济体系乃至政治格局中占居重要位置的国家。可以肯定地讲,此次疫情是当代在世的人们所经历的最严重的疫情,其带来的冲击面之广、力度之大、影响之深,确是前所未遇。对于中国和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来说,疫情的冲击、应对及其后果,将深刻地影响国家治理方式、经济发展格局以及国际关系秩序。

上周末(4月3日),曾经参与塑造冷战以及后冷战秩序的基辛格撰文称,新冠病毒的扩散及其蔓延,将永久性地改变现有的世界秩序,并由此形成新的世界经济与政治格局。基辛格写道,疫情暴发之后,世界各国开始重新回到城邦国家状态,筑起高墙以防外来侵害。城邦国家的复兴,与当下时代的秩序,即世界繁荣的前提——全球贸易以及人员流动——相冲突。无论是在国内政治还是在国际关系上,所有各方都必须将控制疫情放在首位,维护自由流动的世界秩序。“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时代。”这个新时代,正由此疫而建构当中。应对疫情的举措,同时也正是建设未来的行动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应对疫情的行动不容失败。

在经济全球化大行其道并高歌猛进之后,新冠病毒扩散给全球化带来的刹车效应,给人们造成了不适感。在世界各国将疫情控制住之后,世界经济的产业链会是什么样子,人员往来会否像以往几十年间那样自由,与原有经济秩序相伴生的世界政治格局会发生哪些变化,由此会对个人、企业和国家带来何种变化,所有这些都是未定之数。

在当下各国均全力以赴地防控疫情之时,如基辛格所说的世界一些国家为防疫而“筑墙”形成的城邦国家状态,相信并不会存在太久。但是,城邦国家状态所引发的对全球化的省思,以及经由此疫所量化的全球化代价的比较,肯定会对后疫情时期的世界秩序的走向、各国联系的重启、经济产业链的分工布局产生重要的影响。

(责编:徐雅维)